首页 手表 正文

NOMOS精益求精的卓越工艺

扫码手机浏览

WatchTOP时尚消息:NOMOS 腕表机芯的微型小齿轮极为精巧,看似仿佛与指尖纹路融为一体。品牌自制机芯的零部件几乎都于NOMOS Glashütte表厂制作完成。毕竟,即便是技艺杰出的制表师,也需依靠精密的零部件才能制作出高品质的腕表。

精益求精的卓越工艺

NOMOS Glashütte表厂秉持与钟表制作一脉相承的高精度标准,匠心打造腕表自制机芯的零部件。秉承德国格拉苏蒂175年的悠久制表传统,NOMOS 腕表大部分的制作工序以手工完成,同时也融合先进科技,确保微米级的精度要求。

(2021年12月,格拉苏蒂) NOMOS Glashütte的新表厂位于格拉苏蒂Schlottwitz区,以当地落叶松木建造而成。表厂内,多台数控机床和铣床不断运转,工匠们精心完成着齿轮切割和熔蚀金属丝等工艺步骤。这里同样不乏先进的高科技设备,11枚自制机芯的精巧零部件均在此制作。表厂常年保持恒温,以尽可能减少误差,确保工艺精度。随后,制表师将在此生产的零部件精心组装成高度精密的腕表,为时间赋予生命。这道工序则在建于格拉苏蒂山坡上的 NOMOS Chronometry大楼内完成。

众所周知,制表行业中“manufacture”一词并非指所有工序均由手工完成,而是代表了腕表机芯由品牌自主设计、研发和生产,NOMOS Glashütte出品的腕表通常符合此定义。若品牌直接购买成品机芯,其所生产的腕表就无法冠以“自制”(manufacture)之名。作为一家独立表厂,NOMOS Glashütte的所有腕表机芯均由品牌自主研发、设计和生产,当然也包括所有必要的零部件。品牌自主研发生产的机芯共有11 枚。机芯的优越品质,再加上制表师的精湛工艺,共同铸就了一枚枚精准非凡的 NOMOS腕表。

这些金属条即将用于制作腕表:三米长的金属条由黄铜和精钢制成,并被运往 NOMOS Glashütte表厂。在那里,这些金属条会在特制机床上进行车削、铣削和钻孔处理,加工成微型零部件,再由工匠手工进行打磨装饰。

齿轮切割机:在制表行业十分罕见,为 NOMOS Glashütte的一项特色,因为仅有为数不多的制表公司会自主切割齿轮。这台机器也用于生产 neomatik 机芯的 NOMOS 专利齿轮传动系统,该系统是 NOMOS Glashütte与德累斯顿工业大学 (Technische Universität Dresden) 联合研发的成果,旨在为 NOMOS 腕表内部的齿轮找到合适的轮齿形状。这一系统效果显著,效率可高达 94.2%,这意味着几乎不会产生摩擦能耗。

NOMOS Glashütte数控铣削中心:将圆形黄铜坯料铣削成各类机芯零部件,包括底板、主夹板、夹板或摆轮夹板。这种机器一次能加工40块坯料,每次加工时间为2至8小时左右。机器会自动填装新坯料,并在加工过程中反复更换工具,如铣刀、钻头、锤子,料盒中有约200种备用设备。随后,由工匠手工清洗坯料,清除毛刺,进行抛光。

NOMOS Glashütte的部分机芯零部件由机器制成,可达到千分之一毫米的精度。随后,每个零部件均需经过手工打磨和装饰。有些零部件还会饰有华丽的传统格拉苏蒂日辉纹,如图所示,这是一道十分精细的工序。

过去,制表师有时间细致耐心地手工检查零部件的适配度。有时能幸运地匹配上,有时则可能出现较大误差。当然,当时的腕表精准度标准与现在相去甚远。如今,精准度已成为制表的必备要求。高度精准的零部件,是确保后续组装和调校工序能够达到理想效果的先决条件,而这两道工序,则一如既往地以手工完成。

以当地落叶松木建造而成的NOMOS Glashütte新表厂。公司专利机芯的各个精密零部件均在位于格拉苏蒂Schlottwitz区的表厂制成。这种不依赖第三方供应商的零部件供应模式十分重要,因为这意味着品牌能够自主决定和把控其品质标准。

独具个性的 NOMOS Glashütte Tangente neomatik 机械腕表:这款经典腕表仅 6.9 毫米厚,内部搭载高品质的自动上链机芯,外观却依然如手动上链腕表般纤巧优雅。DUW 3001 机芯是 NOMOS Glashütte自产机芯的创新成果,其零部件同样在位于格拉苏蒂Schlottwitz区的 NOMOS表厂自主制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