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装 正文

红蜻蜓人事大换血,为二代接班铺路?

扫码手机浏览

岁末年初,老牌鞋履企业红蜻蜓连续人事大换血,这是在为企业转型和二代接班铺路?

最近几年,国内皮鞋行业整体不景气,红蜻蜓的业绩亦直线下滑。新上任的年轻总裁、公司创始人之子钱帆,能否带领红蜻蜓闯出一片新天地?

人事大换血

这是红蜻蜓自2015年上市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人事变动。

2月2日,公司公告,方宣平、徐志宏、汪建斌3位副总裁提交辞职报告,方、徐二人是因为到了退休年龄,汪则是因为工作安排。

从个人履历来看,以上3名高管都是红蜻蜓(603116.SH)的老人,在公司服务的时间都在20年左右。其中方宣平已66岁,徐志宏也已经61岁。

在宣布3名高管辞职的同时,公司聘任袁智勇、程伟雄为副总裁,这是上市后的红蜻蜓,在外部人才引进上的一次大胆尝试。

袁智勇曾在华为、中兴通讯等公司任职,后进入鞋服行业,分别在柒牌时装和卓诗尼鞋业担任副总裁职务。

程伟雄是服装行业的资深人士,曾在美邦服饰工作长达13年,是周成建身边的左膀右臂。离开美邦之后,他加入波司登国际控股,担任副总裁。之后,辞职创立良栖品牌管理公司,专注于纺织服装企业品牌管理。

以上两名职业经理人已于2019年1月和2020年9月加入公司,分别协助总裁开展战略运营管理和营销管理。

在这一波重要岗位人事变动之前的2020年末,公司创始人钱金波申请辞去总裁一职,集中精力履行董事长职责,将总裁之位交给了钱帆。钱帆是钱金波的儿子,今年仅34岁。

据了解,钱帆高中时期即前往英国求学,2011年从格拉斯哥大学商管专业毕业之后,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家族企业工作,而是选择入职上海一家投资公司历练。

在这家投资公司仅工作了一年,他就回到了红蜻蜓。与大多数家族企业传承人一样,为全面了解企业生产经营的各个环节,钱帆先后在设计、研发、采购、销售等多个部门轮岗。2018年之后,走上高管岗位,担任副董事长、副总裁,开始为接班做准备。

红蜻蜓是一家已20多年历史的皮鞋产销企业,创始人钱金波今年57岁,尚未到退休的年纪。但他希望儿子提早介入公司管理,带来新活力和新想法。

2020年的疫情,给红蜻蜓带来了巨大冲击,短短几天之内,全国4000家门店全部关闭,钱金波彻夜难眠。公司紧急启动“蜻蜓大作战”,搭建起线上销售体系,钱帆临危受命,挂帅担任总指挥。从全员线上营销,到安排父亲直播带货,钱帆用这场战役赢得了公司上下的信任。

受疫情影响,2020年前9个月,红蜻蜓营业收入和业绩同比大幅下滑,但公司能保持盈利,已实属不易。

年轻化转型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在内外经济环境和消费趋势大变化的当下,作为一家老牌皮鞋企业,红蜻蜓的经营正在受到严峻的挑战。

富贵鸟破产、百丽退市、达芙妮大幅收缩战线……国内皮鞋企业哀鸿一片。在行业大势面前,红蜻蜓也无法独善其身。

公司营收规模连续多年下滑,归母净利润更是从2017年的3.82亿元直降至2019年的1.31亿元。

尽管公司手握重金,对此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2015年,红蜻蜓首发上市募集资金近10亿元,拟投入到营销渠道建设和信息系统提升建设两大项目中。但项目建设进展缓慢,直到2020年才累计投入1.66亿元,巨额募集资金每年只能用来理财。2020年6月,因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公司宣布终止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此时募集资金还剩8亿元。

随着儿子钱帆走上高管岗位,钱金波已有意退居幕后。“作为创始人,我要考虑如何支持年轻人,如何让儿子接好这个班,让他上到前台,我就是配合他工作。”

对国内皮鞋行业当前面临的困境,钱帆有自己的理解。在他看来,鞋履行业正在洗牌和转型,运动和休闲风影响了潮流趋势,但皮鞋仍是不可缺少的品类。“换个角度来看,在大洗牌中能活下来且活得不错的皮鞋企业,必定有较好的基础。”

目前,钱帆正在主导红蜻蜓的年轻化转型,提升消费者对红蜻蜓的新认识。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聚焦年轻消费群体后,公司的战略更加清晰,果断砍掉了很多无关的品类。过去一个季度近2000个SKU,现在直接降至600个左右。

在销售渠道方面,公司从传统的街铺向购物中心转变,同时加速全渠道数字化转型。创始人频频现身直播间带货,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公司渠道转型的决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