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手表的十万个为什么

来源: 转载 时尚男士网 时间:2012-7-9 22:12:13
    Q:路易威登手表系列为何以“Tambour”为名?

根据G-A Berner 编著的《钟表专业图解辞典》中的说法,“Tambour”的意思是“鼓,或有弧形侧壁的木桶,或任何桶状的空心圆柱体”。不仅如此,“Tambour”还是西方钟表的始祖——座钟的钟盒。自2002 年以来,路易威登在瑞士拉绍德封设立首座钟表工坊,并且选择以Tambour 作为表壳外观和品牌特征。Tambour 作为钟表界特别的手表款式,在外观设计中融入了路易威登的代表元素:比如将“Louis Vitton ”12 个字母镌刻在表壳上,对应每小时的刻度、使用品牌经典棕色的表盘、令人想起路易威登皮具上黄色车线的指针等等。还有其他款式例如Tambour V,表盘上的V 字灵感直接来自于路易威登具有历史意义的标志。10 年来,Tambour 系列中的成员越来越丰富,有三问表Tambour Minute Repeater、陀飞轮表Tambour Monogram Tourbillon、神秘表Tambour Mystérieuse、潜水表Tambour Diving II 等等,这两年还推出了与航海密切相关的款式,比如2011 年11 月推出两款美洲杯纪念表Tambour RegattaAmerica’s Cup 美洲杯帆船赛石英手表和Tambour RegattaAmerica’s Cup 美洲杯纪念版航海自动手表,以及今年推出的Tambour LV CUP Compt a Rebours 倒计时自动上弦手表和Tambour Spin Time Regatta 时光飞旋航海表。 

Q:卡地亚坦克(Tank)系列的来源?

据说,路易·卡地亚(Louis Cartier)先生是根据坦克的俯视图设计了坦克表:两侧垂直表耳代表坦克履带,表壳代表坦克的座舱主体。1917 年问世的第一只坦克(Tank)表与一战有着很深的渊源。1917 年,坦克表问世之际正直第一次世界大战。坦克表的原型表款在休战期间被赠予给美国欧洲远征军总司令约翰·潘兴(JohnPershing)。潘兴将军是当时著名的“铁锤将军”,以军纪严明而著称,善于采用迂回战术后再一次性地摧毁敌人。他的战术以及严明的军纪要求在战场上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成效,并且影响了后来的军队建设:严整的军容、严谨的军纪成为必须。坦克表的延长表带与表壳设计的连接部分(表耳)系扣在一起。采用方形或矩形表壳,而坦克表表耳(即 “normale”)的设计,也代表着一种风格化的突破,彰显独特。1919 年,卡地亚开始批量生产坦克表,100 多年来,相继诞生了中国坦克(Tank Chinoise)、Tank a guichets、Tank Divan、Tank asymetrique、Tank Rectangle、Mini Tank allongee、Tank Folle 以及最受欢迎的美国坦克(Tank Américaine)、法国坦克(Tank Française)和Tank Louis Cartier 等等一系列手表作品。在今年的日内瓦表展上,卡地亚坦克家族再出新成员英国坦克(TankAnglaise),这一新成员将于6 月底全球同步上市。


 

Q:万国表IWC的葡萄牙系列因何得名?

万国表IWC 的 葡萄牙(Portugieser /Portuguese) 系列可以说是万国表IWC 的标志性系列之一,一方面是因为它精准的计时表现,另一方面则是它简单典雅的外形。根据Toelke & King 在1987年出版的万国表IWC 历史书中指出,万国表IWC 一直到1940 年才开始生产手表,在这之前都只是生产怀表而已,他们所记录的最早一只手表是一直采用怀表机芯,直径达57 毫米的大型航空手表。然而德国表商Haeffner 发现一只产于1930 年代,以黄金制成的万国表IWC 手表,大小为43 毫米,其机芯显然来自小型怀表机芯。而银白色表盘上的宝玑斜体时刻数字和6 点钟方向小秒针表盘,显然和后来被称为葡萄牙(Portugieser)的手表十分类似。关于万国表IWC 生产手表的历史和所谓葡萄牙手表的起源于是开始有了一些争论,但是一直到万国表IWC 出版的1995/96 年版官方目录,葡萄牙手表的历史才真正被证实:在1930 年代晚期,万国表IWC 接到一份来自葡萄牙两个表商的订单,分别是Lisbon 的Rodriguez 和 Porto 的 Teixeira,,他们指名希望订制一批具有怀表般精准度的手表(也有一些专家认为这一纸订单是来自于葡萄牙海军)。万国表IWC 于是选用了万国表IWC 已经于1931 年停产,最纤细并且具有天文台表精准度的怀表机芯——74 型机芯,并特别制作了一个古典款式的不锈钢表壳来承载这个机芯,而其成果就是万国表IWC著名的葡萄牙手表。它具有截然不同于那个时代潮流的特大表面直径,而且表壳采用当时罕见的不锈钢制成。纯白色面盘、配上黄金燕尾形(swallow hands,也称柳叶形)指针和阿拉伯数字时刻,加上些微内缩、位于六点钟位置的小秒针表盘,建构出葡萄牙系列至今仍被广泛赞誉的典雅气息。來自葡萄牙的订单断断续续,数量也都很小。除了葡萄牙表商外,有一家叫 Color Metal 的贸易公司也订购了一些 葡萄牙系列手表销往海外。自 1939 年到 1981 年长达 43 年的期间,万国表IWC 总共只生产了 699 只 葡萄牙系列手表,其中采用74 号机芯的有 304 只 ( 最后一只在1952 年售出),而另外的 365 只葡萄牙系列手表,则于 1944 年起开始改成装置由74 型机芯演化而來的 98 型机芯 及982 型机芯。万国表IWC当年为什么有兴趣以这么小的产量,去生产这样完全违反当年小表面手表流行趋势的大型手表呢?有人认为可能和消化怀表机芯的库存有关。姑且不论是否真的是无心插柳的结果,采用怀表机芯的大型葡萄牙手表就这样在世人漠视之中,奠定了日后注定要成为 万国表IWC 最珍贵瑰宝的基础。在 1939 年第一只葡萄牙大型手表问世、到 1993 年长达五十多年的这一段漫长岁月里,万国表IWC 也发展出了配备83、88 和89 型机芯 的 Mark IX、Mark X、Mark XI、Ingenieur 手表,以及其后的保时捷设计(Porsche Designby IWC )和 Ocean 2000 等广受好评的手表。

分页:[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