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表界营销大师:父子“表”情

来源: 转载 每经网 时间:2012-3-12 14:00:55
 

子承父业,如果这位精力充沛的父亲扬言要工作到85岁,其惊人事迹在奢侈品表业又无人不晓,做儿子的该如何在光环下成长?路易·比弗(Loix Biver)充分体会个中滋味。

他的父亲让-克劳德·比弗(Jean-Claude Biver)堪称钟表界的营销“魔术大师”,先是成功地令宝珀和欧米茄品牌起死回生,接着又使只有短短30年历史的宇舶表(HUBLOT)取得极大成功—2004年他加入宇舶表的时候,年销售额为2600万瑞士法郎,4年后宇舶表的营业额达到2.2亿瑞士法郎,增加了近十倍。

现年63岁的让·比弗精力充沛,将工作与生命融为了一体。不过,在2012年1月初宇舶表在上海举行的马那多纳百万慈善射门活动上,却难见其身影,路易·比弗(Loix Biver)第一次公开露面,并且用颇为标准的中文做了开场白。年仅31岁的路易·比弗现任宇舶表中国区品牌总监,显然老比弗有意让其子初试锋芒。

在钟表界家族传品牌并不少见。然而随着现代商业集团的崛起,职业经理人逐步取代了家族经营。比弗这对父子,又将如何演绎这样一种新的“亦父子亦君臣”的微妙关系?

和每一个“双职工”父母的孩子一样,路易从懂事开始会时不时地和他父亲一起工作。某个周六的早晨,路易会和父亲一起晨练,让跑步而路易骑着自行车。用完早餐之后,让对路易说:“好了,路易,我要去一趟工厂,你和我一起来吧。”对于路易来说,这并不是什么激动人心的事情,甚至有些无聊,“我更希望去踢个足球或者干些其他的事情。”

老比弗是一个极具创意,思维特别跳跃的人,他对于儿子的未来从来没有刻意安排,而是以一种自然而然的方式使钟表伴随着儿子的成长。在工厂中,他时不时地会对路易说:“你看这些零件,那么那么小那么精致。”父亲对于钟表的真诚热爱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路易。

当路易年纪更大一些的时候,便以父亲的工作为豪。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接触到了更多手表品牌。路易是看着Flik Flak学会读时间,这是Swatch集团下创始于1987年的儿童手表品牌。到了16岁,路易获得了人生中第一只欧米茄手表,这在西方通常表明了一个人长大成人。“我当时可兴奋了,‘哇!我有个欧米茄了。’”路易说。20岁时,路易获得了一只宝珀(Blancpain),这也是他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品牌。再过十年,路易拥有了宇舶表,并为这个品牌工作。时间在不同的表盘上分秒划过,也记录了一个人成就梦想的历程。

在瑞士学习经济学时,大学老师经常在课堂上用中国的商业案例让同学们讨论—因为这能很好地呈现当下世界发生的事情,从那时起路易就萌生来中国的念头。直到加入宇舶表后的一天,老比弗对他说,你为何不去中国待上三个月?这个好主意打开了他和中国的不解之缘:在中国大陆额外地多待了一年,接着在香港工作5年后,又再次回到了中国—并在这个时刻充满着奇迹的国家担任宇舶表中国区一把手。

让·比弗拥有众多名画的收藏,但是他最喜欢的作品是路易儿时为他写的毛笔字“寿比南山”。然而,让的光芒也时常会让路易感受到“望尘莫及”。“我自认为成长已经很快了,但很多次和父亲讨论时,他都会让我觉得‘我真是什么都不懂!’”路易·比弗对《环球企业家》说。

这个带有“神环”的父亲的创意作品常常只能让人用“愕然”形容。2010年,《金融时报》和《国际先驱导报》上刊登了一则宇舶表广告—被抢匪打的右眼青肿的一级方程式赛车(F1)的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Bernie Ecclestone)先生,以及他那块被抢的限量版宇舶表F1王者。

这位80岁的亿万富翁于2010年11月25日在伦敦F1总部大楼附近遭劫,除头部受伤外,腕上的宇舶表也被夺走。当天,他给好友让·比弗发了张本人遭遇抢劫的照片。让看到照片后灵光一现,决定借此机会做一个广告。最终,广告上呈现了伯尼遭劫后完全真实且没有修过片的照片以及他发给让的那条短讯“看看人们为了一块宇舶表都做了什么”。

路易身上也流淌着父亲充满活力的品质。“我和我的父亲长得非常像,浅色的头发和淡色的眼睛,而我母亲的头发和眼睛都是深色的。”路易说,“并且我们都是非常敏感的人,充满活力,但有时也会很难控制好自己的感情。”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这样的人更容易产生创意和灵感。路易每周都会和父亲讨论中国的生意,向他的父亲解释他自己对于中国市场的商机以及自己的看法。在中国经验方面,路易无疑比他父亲更为专业。

让·比弗刚加入宇舶表的时候如此评价这个品牌:“瑞士的钟表制造领域有一个缝隙市场,现如今没有一个品牌可以把过去和将来传承起 来。”多年后,路易·比弗将毫无间隙地和他的父亲一起传承这个心 愿。

(本文来源:环球企业家网站 www.gemag.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