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古董怀表 一枚历史标本

来源: 转载 雅昌艺术网 时间:2011-7-12 16:01:22

老怀表焕发新生

在怀表上,“斯坦给爱玛”及时间落款依旧清晰可见。

滴嗒滴嗒……这单调而清脆的钟表声,对于一般人来说只不过代表了时间的流逝,在怀表收藏家的心里却是无数的精巧机械组合在一起共同演奏出的美妙乐章。随着收藏热的兴起,民间收藏的品种也越来越丰富,已经在生活中渐行渐远的老怀表,却正在成为一种时尚的收藏

风采依旧的老怀表

随着时代的变化,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用手机来代替手表的功能,而没有表带、用一条表链系在衣服口袋中的怀表更是在生活中难得一见。不过,怀表那种优雅、浪漫的气质却没有被时间所磨灭,跟藏家钱广生一起欣赏他珍藏的老怀表时,很快就会被这种气质感染。

钱广生说,怀表是指一种没有表带,随身携带的钟表。传统的怀表为指针式,用一条表链系在衣服口袋中,使用的时候掏出来。不同的怀表,其链子长度也不一样,放在裤袋里的一般使用较长的表链,放在胸前口袋的表链则较短。有的表链上端有夹子,以便固定在西装上衣或衬衣的领子上。此外,怀表也可以索性不系表链。从怀表的造型来看,怀表还可分两大类,一是猎用式,在表面外面另加有透明或不透明的壳罩;另一种是不加壳罩的敞开式。

怀表历史悠久,早期的随身钟表体积较大,就属于怀表一类。在15世纪末,发条驱动的钟表促进了小型怀表的生产。此后怀表逐渐在欧洲流行开来,成为上流社会人士的常见用品和装饰。19世纪末,钟表制造者开始生产外形更为小巧的手表,早期的手表主要在女性中流行。一战期间,战场上的官兵发现手表比怀表使用更加方便,此后手表也逐渐在男性中普遍,逐渐取代了怀表的地位。制造怀表比较有名的国家有英国、德国、瑞士等。

此外,怀表与铁路也有着密切的关系。1830年,世界上出现了定时运行的铁路客运机车。铁路运输需要准确的计时系统,从而避免因为扳道、调车等操作时间不准确而造成事故,铁路公司往往为员工配置怀表。1920年,我国的平汉铁路就从瑞士天梭表厂定制了白铜的“平汉铁路纪念怀表”。钱广生也收藏了一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柳州铁路局专门定做的梅花鹿牌怀表,在表的背面有“柳局”的字样。钱广生摸着这块怀表说,这块怀表的主人早已经退休了。

老怀表收藏正当时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一股收藏古董表的风潮在美国、瑞士、日本、香港等地涌起。这股怀旧潮使得古董怀表的价值得到重估。罕见的、品相好的精美古董怀表成为了一种高级收藏品。

钱广生介绍,怀表进入中国是在1840年前后,这时的西方怀表商开始重视中国市场,他们专门为迎合中国人的审美而制作一些怀表,机芯通常是俗称的“大八件”,制作人用手工方法在夹板上通体雕刻、描绘精美华丽的花纹,具有浓郁的宫廷风格。钱广生说,在南宁要想收藏老怀表,就要把目光放远一些,多到外地走走。比如说广州,清代的广州是唯一的海外贸易地,也是当时最早接触到怀表的城市。广州古董表数量也比其他城市要多一些。不过,淘古董怀表最好的地方是澳门,那里有全世界最大的二手古董表交易市场。

如同一件旗袍能让女性增添几分妩媚一样,一块怀表同样也能令男性多出一股绅士的风度。钱广生说,在过去的年代,能拥有一块怀表的人可以说是非富即贵,怀表不是普通人家能拥有的奢侈品。同时,怀表还是那个年代里的精密仪器之一。钱广生拿出一块距今已100多年的英国产芝麻链(音译)怀表,要看时间得先打开正面的壳罩;给手表上链要打开背面的壳罩,再把钥匙插入怀表上的小孔操作;如果手表有什么问题需要维修,则要把表面的壳罩打开,才能看到怀表内里的机械齿轮。

近年来的拍卖市场,古董怀表频频亮相。从世界范围内来看,怀表收藏者的人数远少于手表收藏者,但由于古董怀表的存世量稀少,拍卖价格往往高于手表的起拍价格。比如近年来在香港拍卖市场成交的乾隆时期宫廷怀表,成交价一般不低于几十万元港币。怀表价值主要体现在其机械技术方面,以及其机械技术背后所蕴含的历史文化渊源。直到如今,许多手表工艺都是秘而不宣的商业机密,增加了收藏魅力。

是计时器又是艺术品

怀表在几百年的发展中,不但记录了钟表历史上的许多发明与创新,而且在外观装饰上也体现出不同艺术时期的风格,怀表除了是一种实用品之外,还是一种具有欣赏价值的艺术品。

南宁藏家老龙收藏了一块特殊的老怀表,壳罩是纯银的,上面还有“顺全隆”的字样。老龙说,这是南宁一位钟表行家利用进口自英国的“顺全隆”老怀表壳罩,再自己手工制作了机芯,最后“合”成了这只特殊的老怀表。老龙介绍,怀表的收藏有一定的技巧。藏友应该把眼光放在那些至少有60年以上历史的真品上。限量的款式、知名的品牌、具有多项复杂功能的老怀表,收藏价值更高,此外,还要注重品相是否完整如新,还能正常使用的更好。老龙还有一个收藏心得,那就是注重材质。怀表在当时既是计时工具,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当时能够找得到的名贵材质几乎都被用到了怀表的制作上,包括钻石、宝石、金银、珍珠等,这些名贵材质无疑增加了怀表的身价和保值能力。

搞怀表收藏,要求藏家具备一定的钟表专业知识和鉴赏判断力,收藏怀表也和其他收藏一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老龙说,古董怀表的功能也不一样,普通的怀表只有计时功能,但是一流的怀表能有好几种复杂功能,比如万年历、自鸣报时等,这些功能也能提升收藏价值。

老龙说,收藏古董怀表宁愿收一块好的,也强过收几块普通的。像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品牌的钟表历来被认为是顶级制表传统的象征,从1839年在瑞士日内瓦建厂以来,它制作的产品都称得上是钟表中的艺术品。还有“天仪飞轮”怀表,也叫做陀飞轮表,代表了机械表制造工艺中的极高水平,由于其独特的运行方式,已经把钟表的动感艺术美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历来被誉为“表中之王”。

“斯坦给爱玛”的故事

怀表承载的沉甸甸的历史感,承载着精湛的工艺,让藏家们着迷的还远远不止这些。在那个年代,怀表还有一个特有的功能,那就是表达爱情、传递祝福。

“当时贵族们喜欢用怀表作为定情信物,情人之间借怀表表达思念之情。送表者会在怀表的防尘盖上刻上对方的名字以及简短的祝福,然后把它赠送给情人。”藏家老龙说,后来人们又用怀表来表达祝福,比如送给长辈,同样也是在防尘盖上刻上对方的名字及祝福语,赠送给对方。此外,有的国家则是在家中女儿成年时,就定做一块怀表送给女儿作为纪念,上面会有女儿的画像或是家族的标志等装饰。

老龙收藏了一块 18K金表壳、百达翡丽机芯的女款老怀表。怀表的外观非常华丽,细密的线条勾勒出如同鲜花盛开般绚丽的花纹,虽然经历了过百年的时间洗礼,至今依然光彩照人。老龙打开壳罩,在怀表的背面清晰可见漂亮的花体英文字母写着“Stan to Emma”(斯坦给爱玛),落款时间为1919年2月28日。说起这些字样的来历,老龙饶有趣味地说起他曾经在收藏论坛上与网友们讨论,据说科学家爱因斯坦也曾经送过怀表给他的恋人,名字也叫“爱玛”,难道这就是那块怀表吗?后来,网友们多方论证,最后确定此“斯坦”非彼“斯坦”。

“收藏的乐趣就在于这种以物品为载体,可以充分发挥想象力,再结合历史的痕迹去寻找藏品的身世。”老龙说,他请钟表行家看过这块“斯坦给爱玛”怀表,百达翡丽并没有出过这款怀表。可能是“斯坦”用百达翡丽机芯,再请工匠手工制作了表壳,就为讨“爱玛”的喜欢。 闲聊中,老龙还透露,其实他与爱人在1983年结婚,结婚的日子就是2月28日,刚好与“斯坦”跟“爱玛”的定情日是同一天。一次偶然机会,老龙在南宁市一位钟表行家那里看到这块怀表时,对方并不愿意割爱,最后是被老龙的结婚纪念日所打动,才答应转让。

(南国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