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诗丹顿Historique 1955超薄手表

来源: 转载 时尚男士网 时间:2011-2-14 1:22:09

Sebastian Whitestone

日内瓦钟表大奖的评委会主席、同时也是历史学家和钟表专家的Sebastian Whitestone 说:“日内瓦钟表大奖面向全球所有的钟表品牌开放,不设任何国籍以及价格条件的约束,且对于所有参选方都是免费的。”这样的内容也很鲜明地出现在“评选条例”的第一条。另外,“评选条例”中还有这样一条规定:即,每一个参选者需要在规定的日期之内向主办方提交详细的产品资料。如此一来,便产生了两种可能性:一是斯沃琪集团的众品牌没有符合奖项标准的作品;再就是斯沃琪集团整体对这个在“异国他乡”举办的奖项并不怎么感冒,拒绝参与。在我看来,斯沃琪集团旗下有很多表款都有足够的实力参评各种奖项。比如,宝玑那不勒斯皇小自鸣手表,凭其机芯“飞鸽”形状的精彩雕刻,绝对是“最佳女表奖”的有力竞争者。不过,最终连“候选”栏中都没有她的身影,想让人不怀疑都难。另外,格拉苏蒂去年推出的Sport Evolution Impact 系列用特制橡胶制成的四个吸震支架将机芯“架空”,就凭这一设计理念,也足可以在“最佳运动表奖”中角逐一番。同样,这款表也是在整个评选中没有任何影踪。我想列举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宝珀三问卡罗素、欧米茄碟飞中置同轴擒纵陀飞轮等等,这些在业内影响深远的款式都从未入选日内瓦钟表大奖。当然,我不是说相关奖项非选这些表不可,不过连提名都没有,就不免让人意外了。这里需要声明,我并没有丝毫质疑日内瓦钟表大奖评选结果的意思,最终获得奖项的手表也足够优秀。比如获得今年“最佳运动表奖”的精工Spacewalk 就不错,可喜可贺。

今年日内瓦钟表大奖的一个重要看点便是出现了非瑞士的东方品牌——精工Spring Drive 太空漫步(Spacewalk)手表获得了最佳运动表奖。当精工总经理Shu Yoshino 先生和众多的瑞士制表大佬一起站在领奖台上时,身形瘦小却是全场关注的焦点。这不是精工第一次获得日内瓦钟表大奖(精工曾在2006 年凭借第一代E-Ink 手表获得第六届日内瓦钟表大奖中的“最佳电子表大奖”),却是精工第一次跳出其擅长的石英、电子技术,而通过设计及制造实力获的日内瓦钟表大奖的肯定,这同时也说明精工在制表方面正日趋成熟。

分页:[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