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分针秒针上跳跃的流年

来源: 转载 星辰在线-长沙晚报 时间:2011-8-22 10:25:18
那些在分针秒针上跳跃的流年
 
刘竹松的几样宝贝。
那些在分针秒针上跳跃的流年
 
上世纪90年代初刘竹松的梅花表。
那些在分针秒针上跳跃的流年
 
71岁的刘竹松。均为石祯专摄
那些在分针秒针上跳跃的流年
 
Esmeralda怀表

制表大师Constant Girard-Perregaux的杰作。雕刻精美的黄金表壳,配备三金桥陀飞轮和锁簧式擒纵系统,后为墨西哥总统Porfirio Diaz所有。

那些在分针秒针上跳跃的流年
 
稀有的博物馆古董表藏品:Moulinié, Bautte & Cie超薄猎表

约1805年制品,表壳饰有不同颜色的黄金和珐琅装饰,属历史上第一批超薄怀表。

那些在分针秒针上跳跃的流年
 
Girard-Perregaux书本形吊坠表

约1860年制品,黄金和珐琅外壳,表盘有彩色保护罩,表壳内藏双相框。

那些在分针秒针上跳跃的流年
 

墙上那座古老的德国挂钟已经摇摆了上百年,上个世纪80年代,这台风烛残年的挂钟在他的原主人伤透脑筋之后,被转手到了钟表师傅刘竹松手里,那时,万代广场还没兴建,刘竹松在黄兴中路91号经营着一家有名的昌明钟表店。  

    修表少年戴上瑞士“依波路”

“当时我是五千块钱收下来的,现在有人出几万块钱想买,我不买!我自己留着玩,别人拿着也是个麻烦,因为他时不时会有些小毛病,别人又修不好,拿着是个心病!”聆听着这座老钟浑厚、纯粹的钟鸣,刘竹松流露出一些小小的得意。

上个世纪50年代,腿脚有残疾的刘竹松没有像他的姐姐们那样幸运地上大学,但因家境富有,14岁开始修钟表的他,在15岁时就有了自己第一块手表。当时他那在长沙码头上做生意的父亲交友甚广,通过走“水路”分别给自己的三个孩子添置了140元一块的瑞士依波路手表。这在当时的长沙城是很时髦的事情。“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一个印尼华侨手上花600元转手了一块梅花表,后来打击投机倒把,我的梅花表还被没收了,半年后才还给我。”1990年,刘竹松用1200元买了一块梅花表,一直到2000年,他的钟表店拆迁,干脆“鸟枪换炮”在香港花7000多港币买了一块欧米茄安慰自己。

现在,他的看家宝贝是两块美国老式K金怀表、两块帝陀K金表和一块20年前出厂的劳力士镶钻K金表。

上海表、电子表、梅花表的年代

对于自己当时的家庭,刘竹松给出的定位是中产阶级。“上世纪50年代初期我们是没什么好表戴的,送到修理店的一般都是东洋表(日本表),那一般都是抗战胜利后缴获的战利品。我父亲因为自己也喜欢手表,所以送我的瑞士手表也是托人走私带来的,后来我修的表多了以后基本没怎么买表戴。那时候修的最多的是上海手表,后来是西铁城、精工表。普通人家想有块上海表还要找关系凭票购买。改革开放前后,长沙流行戴石英表(俗称电子表),一般也都是走私过来的,后来长沙城内有钱一点的人士流行戴梅花表、罗马表、依波路和瓦斯针手表。”刘竹松说他那时候喜欢梅花表是因为它的款式漂亮、大方、走时准确。而他没有表达的另一个原因恐怕还在于,当时资源有限的国内,大多数人能知道、能买到的瑞士表差不多也只有梅花表了,“20年前戴梅花表的人自我感觉可能跟现在人们戴劳力士差不多。”

时针指向上个世纪90年代,一些爆发起来的个体户和银行、外贸的一些管理人员开始托人从境外或者自己去香港采购帝陀、欧米茄手表,这为奢侈名表大举进驻中国市场埋下了伏笔。

适合佩戴的产品表与适合收藏的奢华表

上个世纪70年代,比机械手表计时准确、功能强大的石英表甫一出现,曾令瑞士制表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许多传统的机械表品牌纷纷破产。时隔几十年,这场席卷全球的科技风潮之后,人们却又开始怀念机械表所散发出的手工乐趣,进入二十一世纪,经典的含义慢慢开始得到彰显,机械表进入了复兴的时代。

相对于奢华的腕表,刘竹松知道自己那块十几万元的劳力士算不了什么。但刘竹松偏爱劳力士:“劳力士走时精准、误差很小,而且制作精良。我们好多修表师傅一辈子都没见过劳力士呢!”即使在上个世纪70年代传统机械表遭遇危机的时刻,劳力士对机械表的坚持彰显其独有的品格和魅力。对于时下流行的钟表收藏,刘竹松也有自己的看法:欧米茄、劳力士这类名表属于产品表,好看、实用、走时准确,是适合佩戴的腕表;而百达翡丽、江诗丹顿、伯爵这一类的奢华表、珠宝表则适合收藏。而自动机械表比手动机械表工艺更复杂、精准度更高。

“人们收藏腕表首先是因为喜爱,此外是为了升值,因此奢华表的收藏要讲究品相,而奢华腕表要讲究品相、要升值,就最好不要佩戴,这样腕表才不会磨损,才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