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香港钟表收藏家钟泳麟:驾驭心中的时间艺术

来源: 转载 新浪收藏 时间:2011-8-12 10:02:24
香港钟表收藏家钟泳麟 
香港钟表收藏家钟泳麟

文/本刊记者 徐旻

记得保利名表拍卖有过这么一句话:自然为人类规定了时间的法则,不可倒退,无法逾越;人类给钟表制订了自己的法则,快慢进退,操控自若。

那么对于一个阅尽天下名表、佳表珍藏无数的收藏家来说,“时间”于他又是何意义。提起钟泳麟,国内外任何钟表品牌无人不知,各大腕表拍卖行也无人不晓。他爱表的灵魂源自于最原始的信仰,搜寻天下时间的激情来自于他最原始的冲动。时间穿世过,经典心中留。

收藏中的人文艺术

众所周知,要从现代高级钟表商手中定制一块顶级腕表,需要的是等待,等待的不仅是制作的时间,更是等待一种申请的资格。只有具备厂方认可的收藏资历,才有机会排队等待一块限量级腕表。这些对于钟泳麟来说都不是问题,因为他的“江湖地位”早已奠定了他的收藏地位。他深谙等待的哲学,一贯来强调“要学会等待,尽己所能等到最好的表,望穿秋水是一种享受”,也许是等待后得到的欣喜给了他无穷的满足。

但是也有一种等待会落空,那种失之交臂的感觉令他想起来就会有深深的惋惜。钟泳麟告诉记者,现代的表他基本都能等到,但是对于一些古董表,因为市面上不容易见到,一旦错过就等于没有。

珐琅彩是瑞士制表七大著名工艺之一,以名人手绘出名。在一些古董表上曾经绘有莫奈、毕加索等大师的杰作。这些都是通过手工打造的,即使图案相同,但是手工制作的效果却不完全一样。如果你错过那幅画面最令你心仪且各方面状态都是最好的一款表之后,即使你能在市场上找到同样的东西,但是状态不对了,味道也就缺失了。这种缺失,带给收藏家的是一种支离破碎的遗憾心情。

近年来钟泳麟越来越喜欢腕表上一些人性化的东西,不仅是一幅珐琅彩绘,也可能是一些手工打磨的表盘和机芯工艺。最近,他刚刚得到一只古董珐琅表。他告诉记者,三、四年前当他开始关注珐琅表时,每只表的价位差不多在20多万港元,但最近涨到了110多万港元。他刚刚收藏的这只,虽然不是名人名画,但在他看来,各方面状态都是最好的。

期待中的制表艺术

看尽天下著名品牌腕表的钟泳麟,当被问及对于钟表市场是否还会期待惊喜时,他立即答道:我在期待制表艺术的重新回归。他认为这十几年制表艺术在退化,但市场却在兴旺,基本上出现的都是很商业性的东西,把原本高深精湛的制表艺术通过简单的方法表达出来,产量加大了,但艺术性却逐渐在消退。他很希望能退回到100年前,每一块表都由一个人亲手制作。

去年,当他在瑞士看到一款全手工打造的表时就很震撼,惊讶今天还有如此令人心动的作品。表的每一个部件都是手工打磨的,试想一只至少有上千个零部件的表,看似简单,但做工精致。这块表当初给他的感觉就好似绝望中看到了希望。

他也特别提到了百达翡丽5959,在他眼里这是一块真正的好表,也许市场接受程度不高,因为一款看似简单的计时表,价格比市场上同类产品高出10倍。殊不知这昂贵身价的背后是因为每一个细节都是由手工打造的,体现的是一种孜孜不倦的工匠精神。

做为资深的钟表藏家、表评家,钟泳麟总会语出惊人,面对刚起步且越来越热的钟表收藏市场,他却认为腕表收藏没有后续增值空间,一来是价格涨得太快太高;二来是制表技艺越做越差;三是新入门的收藏者越来越多,多到把价值并不高的表都买回来做收藏。优胜劣汰是他想要的,但现在连“弱”的都留下了。市场太大,以至于人们不想尽量把表做好,而是尽快把表做出来。这几年引入高级电脑软件后导致钟表制作速度更快,样子更怪,价格更贵。

传承中的时间艺术

据相关媒体报道,钟泳麟的藏表有400余块,但他自己对藏品的数目却很模糊,没有清点过总数,也没有统计过类别和品牌。他说这种统计很难,因为不停地买,不时地再出手。有些表,现在已不是他的心头所好了,他就不想再算进自己的收藏系统。他一直在努力地做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藏表浓缩到100块左右,只保留最精彩的部分。可为难的是,有些表他虽已不喜欢,但表却依然经典,并且在整个手表行业都很有代表性,再加上好的还会忍不住购买,所以这个愿望几年都没有达到。“当然也有些表,买来以后一次都没有戴过,没有拆封过就存放在那里”,钟泳麟自己也觉得好笑。

百达翡丽是钟泳麟认为钟表行业里最好的一个品牌,原因就是它一直以来都保留着同样的风格,没有做太大改变,正是这种一贯来的优雅和美观让这个品牌常青不衰。在他的藏表中,百达翡丽就有100多块,但他特别强调每一块百达翡丽都是他为自己收藏。喜欢百达翡丽,但却不认同百达翡丽的经典广告词:“没有人能拥有百达翡丽,只不过为下一代保管而已。”百达翡丽想要传达的传承理念在钟泳麟这里有了不同的解释:你怎么知道下一代会喜欢什么,你不能替他收藏一件他们还没有兴趣,或者以后根本不会有兴趣的东西。我拥有100多只百达翡丽,但从来没有想过哪一只我的孩子会喜欢拥有,我只为了自己的收藏而购买。

在钟泳麟的头衔中,还有《名表论坛》的主笔、《时间艺术》出版人的头衔,通过杂志与论坛,他和大家分享藏表、读表的乐趣和体会,他的言论总是独到、幽默,又不乏犀利。他肯定拍卖会是真正能体现钟表价值的地方,但他也直言拍卖市场上一些炒作、假成交、高价成交后不付钱的情况令他心痛;他称赞本土品牌“海鸥”自主研发的2.5毫米机芯,他也讽刺当下一些国际手表品牌不按成本而是以勇气定价;对于现在很多限量版手表的发行,他坦言:有些限量发行的手表数量大于实际的市场需求量,这就相当于不限量。

钟泳麟现在也是许多中国内地钟表企业的顾问。他认为“用心”二字对中国制表业非常重要。手表如果只是用来看时间的话,我们根本不需要它,手表必须要有视觉美,所以制表匠要把手表打造得精致漂亮;陀飞轮机芯的制作已不是难事,但要打造高级的陀飞轮,就要把每个部件都做得精致清晰。他希望能有更多的 “精致”保留于世,“可能我看不到中国制表水平与瑞士制表技艺平起平坐的那一天。”说到这里他沉默了,也许此时,他的思绪正在驾驭内心的时间艺术而超越了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