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表友”想做独立制表人

来源: 合肥在线-江淮晨报 时间:2010-8-2 15:10:19

常春曾经是省城一家大酒店的厨师,但他却痴迷于玩手表,几乎把所有闲暇时间都用在了研究和收藏名表上,并且因此辞去了工作。他曾经最大的梦想是拥有一块一万多元的名表,现在,这样的手表他已经见识了太多。如今的他,不仅专门收藏和改装名表,更希望能成为一个独立制表人,不但可以自己设计、制作手表,更能“有资格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手表上”。

能耐:改表就像改汽车

7月26日,常春收到了一件外地“表友”寄来的小型手工车床,这件车床摆在他工作室入口处,看着像个老古董。 “1967年的东西,可以用来打孔和加工手表配件。”他说。

常春喜欢研究各种名表,现在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伏坐在一个小桌子旁,仔细地研究和拆装各种手表。这些工作要求他在眼睛上罩一个放大镜,头要伏得很低,虽然会头晕眼花,然而他却乐在其中。“改装手表就像改装汽车。”常春说。

魄力:开辟“表友”根据地

如今30多岁的常春,在省城的“表友”圈里是一位十分年轻的手表玩家。更换表芯齿轮的位置,增加或变换表盘的指针与样式,为手表翻新、镀膜等等细致的手艺,都让他为之疯狂。

常春用他的痴迷与执着,开辟了合肥第一块“表友”根据地。“我玩表真是‘中毒'太深。”常春笑着说。一年多以前,他还是省城一家大酒店里的厨师。“那时候一下班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泡在手表里,干什么都觉得没有研究手表有劲。”于是,他瞒着家人辞去了厨师的稳定工作,这件事遭到了家里人的激烈反对。

辞职后的常春在省城一个偏僻的巷子里租了一间小屋,开了一间名表养护工作室。在这里,他每天都在维修各种手表。据悉,在合肥,这种工作室还是头一个。

如今常春的工作室已成为合肥“表友”圈的根据地。每天都会有一些手表爱好者带着各种手表过来和他交流,请他鉴定手表的真伪。

梦想:做独立制表师

“戴表与玩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常春说。戴表的人往往只讲究时尚和美观,而玩表的人却注重手表的品质,讲究手表的历史与“血统”。

三年前,当常春戴着辛苦攒钱买回的一块四千多元的手表到同学家去“炫耀”一番的时候,着实被他同学的父亲数落了一顿。

“你这表不过是个统机表,根本不值得花这么多钱。”同学的父亲是位修表师,当场就告诉他那块手表的来历与构造。统机表使用的是批量生产的统一机芯,再蒙上不同的外壳然后贴牌销售的手表,这种手表往往不入玩家的法眼。

从那时起,常春如梦方醒,从此开始研究各类手表的历史与构造。渐渐地他也掌握了很多修表的技术,在鉴定手表方面也颇有见地。“常有人问我,整天趴在桌子上捣鼓手表累不累?但当你真的把一个外壳破旧、机芯生锈的手表变得焕然一新,就像医生让垂死的病人重新拥有了生命,这种成就感是外人无法体会的。”常春说。

现在的常春,痴迷于手表的手工制造。“现在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独立制表师,不但可以自己设计和制作手表,还能有资格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手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