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伟:最爱计时码表

来源: 钱江晚报 时间:2010-6-18 19:02:44

“对记时码表的喜爱是因为这大概也体现了男人对于控制的欲望吧,包括时间。”作为“中国与钟表研究室”创立人,目前国内知名的钟表评论员常伟这一次来到杭州评表,而这段关乎他自己喜好的话尤其让人记忆深刻。

对常伟看来,毕竟真正的藏家需要强大实力的支持,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人民币的价格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而行家则都会量力而行,根据喜好和钻研方向下手。“我最初收表是从怀表起步的,这些表基本年代都在1850年左右,当初都是老外为中国市场特别推的表,所以也叫‘中国市场表',而我买的基本都是称为‘大八件'的款,也就是外观很简单,白色珐琅表盘和黑色罗马数字再加大三针。”常伟说,“而且机芯都是手工雕刻,透视底盖可以让人看到机芯,类似现在手表的镂空设计,因为当时的怀表中国人是拿来把玩和观赏的。”

常伟玩表已有近10年,也大约藏有10多只这样的怀表,而对他而言,这个表更大的意义在于人文:“因为这些表和中国有关,而且反映了清代中国人与瑞士钟表商的关联,值得探讨和研究。”

因为价格相对低,而当初品牌也不多,怀表被当做爱表者较好的入门级选择,而常伟被手表所吸引还是在2002年时。“我最爱的就是记时码表,我买的第一块表是杜彼肖登,这个品牌很小众,每年全球只有几千只的产量,基本只供欧洲,而恰好机芯也是手工雕刻,还有镀金,可算是锦上添花。”就在这些年,常伟陆续收进了瑞宝、艾美、积家等10块左右表款,而且清一色的记时码表,甚至包括了四五块国产海鸥表。“因为海鸥作为国产表也是在上世纪60年代,几乎是与瑞士品牌同期推出了记时码表,所以也很有把玩意义。”

“在我看来,记时码表本身是多功能手表中比较功能化的,但是它的诉求又和问表等不同,它没有偏离时间,只是通过机械装置配合2个系统同时运行。”常伟说他在杭州租用公共自行车,就用自己的表来计算时间,作用非常强,“从起点到终点它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量化你的时间。而且对于我们平时安排比较多的,也能帮助控制,比如约会前的20分钟就可以开始记时,强化时间观念。”

当然,对常伟而言,最关键的还是男人的控制欲,这一点他毫无掩饰:“其实这也是男人对于机械表着迷的一种心理,虽然和三问表以及陀飞轮不同,前者是对机械音的迷恋,后者则是喜欢看着机械运作的动静,但心态其实是一样的,因为在你按下表的那一个动作都体现了心理上的满足,你可以感到时间正在被掌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