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苏蒂 Dragon Wall 九龙壁套表登场

来源: WatchTOP手表网 时间:2008-12-12 4:54:52

 

    格拉苏蒂原创(Glashütte Original)再与欧洲最古老名瓷-Meissen共同合作打造这套Dragon Wall套表。Dragon Wall全套九只,灵感来自於紫禁城皇极殿前的「九龙壁」。晶莹剔透的珐琅表面上,手绘著九龙,每条龙皆翻腾自如,形态各异。 

做为格拉苏蒂原创Dragon Wall灵感来源的紫禁城九龙壁,壁长29.4mm,高3.5mm,厚0.45mm,建於清乾隆三十七年(西元1772年)。九龙壁设计隐喻著古代对於皇权与九五之尊的景仰,九龙壁采用制作过程十分复杂的琉璃瓦,每片瓦至少需要十六道工序及四十九天的时间才能窑烧完成,且失败率极高,在古代有著一片瓦、一两银的说法。Meissen同样以复杂的制作工艺扬名於世,更有白色金子的美称,以珐琅彩绘来表现古代皇城琉璃建筑艺术之美。 

Dragon Wall九龙壁套表,全球仅限量九套,除了Meissen珐琅彩绘,更同时结合德意志机械工艺,每款腕表皆搭载Cal. 100自动上链机芯,18K白金质材。

   

    附录一: 九龙壁

九龙壁是影壁的一种,即建筑物大门外正对大门以作屏障的墙壁,影壁是由”隐避”演变而成,门内为隐,门外为避,故惯称影壁。但在影壁画上九龙却是代表皇权的象徵。目前中国有四座九龙壁,北京有二,山西大同与江苏无 各一,其中又以紫禁城(故宫)内的九龙壁与山西大同九龙壁与北京北海公园九龙壁合称∶中国三大九龙壁。

阳数之中,九是极数,五则居中。 “九五”之制为天子之尊的重要体现。 整座影壁的设计,不仅将“九龙”分置於5个空间,壁顶正脊亦饰9龙,中央坐龙,两侧各4条行龙。 此外,九龙壁的壁面共用270个塑块,也是九五的倍数。

附录二∶Cal. 100

Cal.100具有独创的秒针自动归零装置,是钟表界难得一见之创新,其秒针独立校准机制,操作时秒针与其他主要零件分离,是当前最佳、且最稳定的调校时间装置。

秒针独立归零设计·降低磨损风险

Cal.100机芯的归零设计,与一般传统的自动归零装置大不相同,并不采用表冠单一操作方式,也因此降低了零件磨损的机率,传统的自动归零设计使用表冠操作,瞬间停秒、归零的动作,就如同高速行驶中的汽车急速刹车,对於引擎将造成极大的耗损;而Cal. 100机芯的自动归零装置,改采位於8点钟位置的马鞍式按钮操作,如此一来秒针就不会和主发条盒或是表冠联系在一起,也因此无论表冠拉出与否,平衡摆轮都可以维持正常的运作,大幅减少磨损的风险。

独立秒针调校·秒针瞬间飞返之完美报时工具

机械表的动力来源通常约只有2至3天的储存量,当表款长时间不佩戴,就必须进行时间的调整,然而一般消费者通常不会等到秒针到数字12的位置,才拉起表冠调整时间,这样的调整方式就会发生分针在刻度上,秒针却不能同时位於12点位置,或者是秒针抵达12的位置时,分针又已经离开面盘上分钟的正确刻度的缺憾,Cal.100全新机芯的独立调整秒针机制,只要在调整时间後,同时压下表冠与8点钟方向的秒针独立调整钮,秒针即可瞬间飞返至12的位置,使分针与秒针都处於正确的刻度,不仅提高了时间的精准度,复杂的“飞返”性能表现,更是钟表界首次出现在基本表款的配备中,务实的性能且同时拥有卓越的鉴赏级性能的表现。

高效率双向上链·源源不绝动力来源

Cal.100机芯沿续了格拉苏蒂每项制表的严格要求,融合了传统制表工艺与现代科技,除了秒针独立归零外,且机芯厚度5.6mm,是目前格拉苏蒂最薄的机芯,且高效率的双向上链机制大幅减少上链时间,前一代的单一发条盒的动力储存为42小时,双发条盒的动力储存也提高到55小时以上,也符合现代人周休二日後周一上班时,腕表仍然行走且达於精准度的要求。

格拉苏蒂Cal.100机芯·传统经典之创意再现

除了全新自动归零与双发条盒外,Cal.100机芯也仍然维持著沿续了格拉苏蒂引以为傲的工艺,鹅颈式微调与四分之三夹板。鹅颈式微调因外型犹如天鹅的修长的脖子而得名,作用在调整游丝,让调校时间更为精准。四分之三夹板则是格拉苏蒂德国工艺与瑞士制的腕表机械装置最大的不同,格拉苏蒂将所有的轴承,包括摆轮夹板都安置在四分之三夹板平台得名。全新的的机芯再加上这些细节,都让Cal.100系列表款的精确度、稳定度、性能性迈向前所未有的高峰。